第313章 干活

ag游戏平台官网|官方网站: 血骷髅恋爱修魔记 作者: 墨染雅轩 更新时间:2019-10-28 06:07:53 字数:4273 阅读进度:320/322

天道自己玩脱了,神离开之后妖族也不是很盛兴,偏偏这个时候人族还壮大了,这个世间的平衡就被打破了,人族壮大,其余的族变得式微,而近千年更是消亡了不少的种族。

妖族越来越弱,倒是出现了一堆的邪族和魔族!邪族是邪物成精的一种称谓,邪物成精也可以算的上是魔族,但是魔族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神志的,但是邪族是一点都没有的。

如果说魔族只是杀、人犯的话,那么邪族就可以说的上是连环杀人魔了!直到事情大条了,天道才发现自己管制不了了。但是有实力的不是被它送走了就是一些不愿意给她干活的。

所以对方才会想起她来吧。只是想要马儿跑却不让马儿吃饱。马儿有怎么可能好好地按照轨迹去跑呢。天道,不然我按照自己的心情在去做可好?

开阴路直接回到柳村附近,隐身去了自己的家里,不是说不想真身回去但是那样的话实在是太快了,还是隐身去看看情况吧。要不然始终是放心不下。

等到看到躺在炕上刷手机视频的母亲时,林楚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旁边自己的老爸也在旁边睡着,林楚看了一眼时间,原来她回来的时候是下午啊,都已经五点多了。

算了一下她应该是多晚回来,大约是要打过电话的半个小时左右再到家就算是合理的,但是现在过了不到五分钟而已。

还有时间好好地看看这个村子,这个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的村子,怎么可以那么狠心的让她就那么的死去呢?都是看着她长大的或者是和她一起玩的人啊。

被毒死的啊,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管呢?直接火化了呢。真是好笑啊,这就是她生活了十多年从小长大的地方啊,都是她的叔叔婶婶的人啊。

她从重新复活了之后就不愿意回来,不想见这些人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地府如今担着她师父的名号的无名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修改一个村子里面的人的记忆和所有痕迹的。不过是天道做的罢了。

无名知道天道要做的事情,但是也算是帮了她,没有无名当时的那场火也不可能燃起来,会燃起一半,造成一些小伤,然后她或许就会恢复记忆,然后就会任由天道摆布了。所以她还是要感谢无名的。

就是不知道他叫什么,毕竟以前的时候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居住在地府的,不过看着时间应该是挺长的。

胡思乱想了一阵,等着手机里面的闹钟响起来,林楚才从村子的东头往回走,她家是在西头,这一走差不多是只要是出来的村子里面的人都是可以知道的,她想做的这一次回来是不是又会被杀一次?

不对,她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打车回来才对?对,应该是打车回来。看看周围都没有人,林楚走到远一点的地方,幻化出一辆汽车,再弄出来一个小傀儡做司机,背着一个书包,上了车。

等车子到了正街的西头之后,林楚才慢慢的下了车,顺便空着车子离开村子。自己背着书包往家里面走去,一会儿应该说一些什么呢?

没有林楚想象的那么悲情,一切倒是有一些平淡,没有林楚想的那么的、激动,或许是因为早就看过来了就没有了那么多的情感交织吧。

“妈,我回来了,你,没事吧?”她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感情,看着自己的母亲就那么的躺在炕上,看着倒不像是有什么大问题,不过看着那个打着石膏的腿,这次估计是真的大问题了。

“妈,怎么回事儿?没什么大事吧?”好不容易有一次自己的母亲是活到了她长大,可不要是因为她的事情就这么的改变了命运,然后有一个凄惨的结局。

“没什么大事,就是不小心挂了一下,骨头裂了一个缝子,没什么大事。你不是不回来了吗?”楚芸在炕上说着,看着自己的女儿,“别担心了。”

“这不是想着给你一个惊喜嘛,哪知道你先给了我一个惊喜。”林楚说着,走进了几步,“腿怎么样?怎么回事儿啊?”

“没啥大事,吃了药,都不怎么疼了,你舅舅告诉你的吧,回来也好,正好帮你爸干点活。”楚芸说着,她也是知道自己闺女不回来就是不想干活,但是都好久没有回来了,她还是蛮想的。

“嗯,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林楚说着,反正回来就是已经做好了要干活的准备,反正对她来说现在的事情都已经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了。

……

在林楚的三翻四次的追问之下也算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经过,倒是真的是一场意外,四轮车长时间使用有一些磨损,刹车出现了一点问题,之后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和她在一起的人就是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倒霉而已。

其实林楚在这个家里面待着有一些压抑,就像是现在,母亲的脚有事,做饭的任务就到了她的身上,真不知道这几天家里面是怎么做的。怎么说都是自己的爸和妈,做饭就做饭吧。

就是心里有一些不舒服,为什么做饭的一定要是女生呢?其实她最烦的就是做饭和刷碗了,或许是因为从小就干这些活真的是干烦了,不想在干了。从知事起就围着厨房转,是一件很烦心的事情。

反正她是非常的不喜欢围着厨房打转的,一天天的一日三餐真的很烦啊。就算是只有四个人,但是一天至少也是有十二双碗筷,还要时不时的算是锅和碟子什么的。

记得原本是说因为她大了,应该帮父母干点活,所以洗碗加上扫地的,记得她原本以为大了就会好了,毕竟弟弟就和她差两岁,以为自己也就是干两年而已,但是那里想到这一干就干到大了。

有的时候是真的不公平啊,明明弟弟可以看电视出去玩什么的,她却要围着锅台打转,不是在刷碗就是在做饭烧火真的是很烦躁啊!

就这么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林楚一个人来到自己的家的地的位置,是的,自己一个人,父亲让她劝的留下了家里,弟弟也不愿意来,虽然自己手里面拿着手套和镰刀,但是她可没打算真的干活。

其实她过来就是想看看这地里面的玉米长得怎么样,好的话呢就找人割,不好的话就放在那里凑合凑合卖给别人吧!反正她今年的工资已经到账了,短时间里面应该是不缺钱的,就是缺一个来钱的理由而已。

最近都是被苏若轩养着,一点都不想干活。这地这样看着长势还是挺好的,要不还是雇人吧,不过父母肯定是不可能同意就是了。

反正是不想自己干,要是和父母一说就又是那也套说辞,就那么点地,你和你爸两个人忙活几天不久万事了嘛!再说了现在都是在干活的,你上哪里去雇人去。

正在林楚想着要怎么解决这件事的时候,突然发现手里面的东西被人抢走了,转头。

“那一块地是?眼前的吗?”

“嗯,前面的从这根陇往西数二十九根,都是我家的。”林楚指着眼前的地说道,她倒是想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结果她就看到对方拿过她手里面的镰刀看了她一眼就开始割玉米荄子,六陇为一趟,割的和放的倒是像模像样,以前应该是没干过才对吧?

苏若轩边割边走,林楚也就在后面跟着,他想看看这个大少爷多久会放弃,要是时间长的话,她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好了。毕竟她是记得苏若轩是有洁癖的。

这一割就割到了太阳西落,期间林楚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跟在苏若轩的身后,对方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不过看苏若轩干活真的是不习惯,而且也不是很快。

“天黑了,先回家吧!”看着天色要早点回去,最近下了一场雨,回去的路可不是很好走。而且回去之后她还可能要做饭,也不知道家里面的三个人有没有人做饭。

“你看到的并不是事实,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醒了之后知道林楚来过了还离开了的苏若轩就急急地打探林楚的去向,今天早上才发现对方可能是回家了,所以他才会急急赶来。赶来就发现对方站在玉米地面前愁眉苦脸。

这一路上他也是憋着气的,但是林楚已经先开口了,他也就不想再憋着了。林楚实在是,太过无情了!

“是吗,”林楚无所谓的说着,抬脚往家里面的方向走去。“回家吧,这事儿以后再说。”她现在不是很想说这件事。

“契约为什么会不好使?不是说只有我不爱了它才会变暗吗?”这也是他醒来之后不明白的地方,林楚又一次的骗了他,但是偏偏他还心甘情愿的被骗。找上门来被对方骗。

林楚看着自己的右手手腕,那里有一个非常暗淡的咒印,沉默了一下,“出来你不爱还有魂飞魄散也会失效。”她当时是用灵魂做的赌,这封印自然是会不稳的。而且手骨都已经粉碎了,契约自然是以死亡定义。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苏若轩看着林楚的眼睛问道,都不等他醒来直接离开,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

“这个、本来我是打算晚上去找你的,但是你也知道了,家里出事了,我就回来了。”林楚有一些心虚的说着,她真的是打算晚上去再去找一次苏若轩的,但是这不是出事儿了嘛!就把苏若轩的事情忘掉了。

“看来在你心中我还是不够重要。”苏若轩冷声说道,抓住林楚的肩膀又放下手,也不知道自己在林楚那里究竟是算什么。

“你应该是看到了,我是一具骷髅,想要修炼出肉身、至少也是要百年的,而你不出意外的话是根本活不到百年的,咱们两个在一起就是柏拉图恋爱,还是一辈子的柏拉图恋爱。而且我这个人占有欲、很强,不喜欢自己的,老公去乱、搞,哪怕是解决生理问题。”

她没有说可能十年之内是可以修炼出肉身的,她就是想知道若是一直修炼不出肉身会怎么样。总要让苏若轩接受她有可能这一世都不可能有什么实际的进展的事实。

“你担心的就只是这个?”苏若轩问道,这怎么和他想的不是一样。

“嗯,我不相信爱情,更不相信柏拉图爱情,也不是很想谈一段可以回忆的恋爱,我想要一份长久的恋爱,可以过一辈子的那种。”她害怕付出真心地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

时间久远,她是可以接受一份柏拉图的恋爱,但是别人呢?苏若轩能接受的了吗?在这个繁华的社会。谁可以守得住一份那一份简单呢?

“我早就知道你是一具骷髅,在你第一次喝醉的那一天晚上,我还知道你是林梵,是当初那个话痨。”苏若轩松了一口气说道,要是林楚担心的是这个倒是不要担心,“还有什么要担心的吗?说出来,我们一次解决!”免得以后再出问题。

“等会儿?你说你都知道了?”林楚觉得她现在好像是有点懵,需要缓缓。第一次喝醉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做林楚的时候还是林梵的时候?也不对,刚刚苏若轩说知道林梵也是她。

“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我是骷髅了,但是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对不对?你可是说过成年了之后要领结婚证的!”林楚兴奋地说着,没想到她早就暴露了啊!不过对方还愿意就是最好的。

“嗯。”看着林楚笑了,苏若轩也不由得笑了,原来对方一直担心的是这个啊,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比不爱好多了。

“嗯!”林楚说着还重重的点了点头!不就是害怕对方不能接受她不是一个人嘛!甚至是连妖都不算,就是一具骷髅架子,就像是一个会说话会思考的机器人一样。

“那就说说你吧?这一回可以说真话了吗?”苏若轩说道,看林楚这个样子不像是一直是骷髅,“是什么时候成为骷髅的?不是从小就是吧。”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林楚的一切。